华宝股份朱林瑶清仓式分红 盈利36亿分掉47亿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香精大王”与“抽水女巫”加身的朱林瑶进行着另类“抽血”。

2020年,华宝股份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11.80亿元,同比下降4.45%。

虽然净利润有所缩水,但在朱林瑶实际控制之下的华宝股份依旧进行高额现金分红。根据预案,公司拟派发现金红利9.85亿元。

华宝股份上市似乎是奔着高额分红而来。长江商报记者发现,A股上市三年,华宝股份实现净利润累计约为36亿元,包括2020年度将累计派现红利47亿元,分红率高达129.99%,赚取的利润还不够分红。

与持续积极高额现金分红截然相反的是,华宝股份产业布局似乎是在消极怠工。公司IPO时募资23.77亿元,三年过去了,除了补充流动资金外,三个募投项目两个调整,整体投资进度不到10%。不仅如此,公司还将未调整的募投项目建设期限延长至2025年。

超额分红肥了实控人

朱林瑶推动华宝股份高额现金分红,实现了巨额财富落入腰包。

2020年,尽管全球疫情蔓延,但华宝股份似乎并未受到多大影响,经营业绩总体上较为稳定。

年报显示,2020年,华宝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0.94亿元,同比下降4.16%,净利润11.80亿元,同比下降4.4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0.57亿元,同比也下降了5.44%。

从单个季度看,去年一二三四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45亿元、4.90亿元、5.07亿元、6.52亿元,同比变动0.34%、-7.87%、-2.74%、-5.26%。对应的净利润为2.69亿元、2.77亿元、2.74亿元、3.60亿元,同比变动-8.28%、0.61%、3.52%、-10.37%。虽然有所波动,但波动幅度不大。

针对全年业绩略有下滑现象,公司解释,受下游市场需求变化影响,食用香精收入同比减少3.46%,食品配料收入同比减少28.72%。日用香精由于新品销售增加、华北市场新客户开拓等共同影响,收入同比增长20.23%。

其实,经营业绩有所波动,在华宝股份的经营历史中并不鲜见。2014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2.09亿元、净利润15.53亿元。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连续三年下降,到2017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21.98亿元、11.48亿元,虽然处于低谷,但净利润依旧超过11亿元。

2018年、2019年,上市后的两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1.76亿元、12.36亿元,同比增长2.41%、5.09%。

上市以来,华宝股份盈利能力总体稳定。但是,相较于盈利能力,公司的分红能力更强。

2018年,上市第一年,华宝股份的分红方案为每10股派发红利40元,共计派发红利24.64亿元。这一分红金额比当年赚得的11.76亿元还多12.88亿元,分红率高达209.54%。彼时,市场曾质疑,超过2倍的分红率,是要掏空上市公司的节奏。

尽管质疑之声不断,华宝股份依旧坚持高额分红。2019年,公司分红方案为每10股派发红利19.80元,共计派现12.19亿元,分红率达98.70%。分红结束后,当年的净利润只剩下0.17亿元。

根据最近披露的分红预案,2020年度,华宝股份拟每10股派发红利16元,预计将派现9.85亿元,分红率也将达到83.47%。(上述分红方案派发红利均为含税)

综上所述,上市三年来,华宝股份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为35.91亿元,如果2020年度分红预案顺利实施,三年派发的红利累计数将达46.68亿元,整体分红率达129.99%。这意味着,三年分红,不仅分光了三年挣得的利润,还分掉了公司积累10.77亿元,堪称是清仓式分红。

如此大规模现金分红,最大受益者当然是华宝股份实际控制人朱林瑶。目前,朱林瑶通过华宝国际等间接持有华宝股份59.75%股份。华宝股份三年现金分红,朱林瑶将累计分得27.89亿元。

三募投项目两调整一延期

与积极实施超高额分红相比,华宝股份的募投项目实施显得极度拖延。

2018年3月1日,华宝股份登陆A股市场,至今已经超过三年。其在IPO时募资23.77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的净额为23.12亿元。

根据招股书,募投项目有四个,除了将6.49亿元募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另外三个为实体项目,分别为华宝鹰潭食品用香精及食品配料生产基地项目、华宝拉萨净土健康食品项目、华宝孔雀食品用香精及食品技术研发项目,原计划分别使用募资10.35亿元、4.71亿元、1.58亿元。

具体而言,第一个项目,建设期三年,在上市之前,公司已就项目用地与当地土地管理部门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项目达产后,将年产3.5万吨各类食品用香精及食品配料,其中香精产品1.27万吨/年、食品配料产品2.23万吨/年。

第二个项目建设期为两年,上市之前,公司也已就项目用地与当地相关部门签署了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第三个项目建设期为17个月,利用现有厂房改造。

根据公司规划及预计,三个实体项目最晚在三年内建设完成,如今,三年已经过去了,进展如何呢?

今年3月18日,华宝股份发布变更部分募集资金用途及调整部分募投项目实施方案的公告,除了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在2018实施完成外,三个实体项目全部调整。具体为,拟终止“华宝拉萨净土健康食品项目”,拟调整“华宝孔雀食品用香精及食品技术研发项目”为“华宝股份科技创新中心及配套设施项目”,拟新建“华宝股份数字化转型项目”。同时,拟调整“华宝鹰潭食品用香精及食品配料生产基地项目”投资计划。

调整后,华宝鹰潭食品用香精及食品配料生产基地项目、华宝股份科技创新中心及配 套设施项目、华宝股份数字化转型项目计划分别使用募资10.35亿元、4.50亿元、0.660亿元。

目前,华宝鹰潭食品用香精及食品配料生产基地项目仅投入1亿元,还需投资9.34亿元,投资进度不到10%。

华宝股份解释“华宝拉萨净土健康食品项目”原因时称,受项目实施地区高原气候、施工时间短等因素影响,并为了控制投资风险,公司控制项目投入,项目建设进展放缓。同时,鉴于目前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等,该项目产品销售渠道拓展的难度和产品市场需求的不确定性较大,加之公众对特医食品认知度仍然较低,预计特医食品市场培育还需要较长时间,项目投资风险明显升高。

募资之前描述的美好前景在募资后变成了较大的投资风险,究竟是在募资前缺乏必要的调查、还是为了募资而应对的项目?

华宝股份似乎对产业布局并不热心,因为,公司于烟草行业似乎进行了捆绑,有着十分稳定的盈利能力。

招股书披露,公司销售收入主要来源于食用香精收入,食用香精收入主要来源于对各省中烟工业公司及其下辖企业销售的烟草用香精收入。公司称,如果将中国烟草总公司所辖企业视为一个客户,那么,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公司对其销售额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5.37%、81.72%、82.80%、81.14%

有消息称,此前,华宝集团还与红塔集团、颐中集团等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为相关方面供应香精。2005年,华宝集团通过收购广州华芳51%股权,剩下股权由中烟广东公司持有。

显然,华宝股份如果不降低对中烟总公司旗下企业的依赖,也会存在风险,如果中烟总公司旗下企业相关计划等发生变化,将对其经营产生较大冲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